佛前一语问茶香

2019-06-03 12:03 | 作者:事如往生 | 5分排列3吧首发

宝光寺桃园的茶舍!院子里一抬头就能看到宝光寺红墙里的舍利塔,仿佛离佛很近。离佛很近唯一的差别就是我把这里叫做“茶舍”而不叫“茶坊”!稀疏几桌客人不会因为离佛很近就改变我们国人的文化传统,依旧是扑克、麻将和茶。小孩子们脸上挂着鼻涕,手里捏着零食和捡来的树枝满院子乱跑,偶有先胡牌的家长起身来几句呵斥,如大湖中一阵可有可无的涟漪,随后依旧是哗哗的麻将声和小孩子们漫无目的的欢叫。院子四周都是盖着琉璃瓦片的古楼牌坊,日的夕阳毫无顾忌的喷洒着可有可无的余晖,我把自己裹在大衣里,坐在院子的最东边,我觉得这个位置可以让我有机会成为院子里最后一个沐浴在阳光里的人。佛祖总是要成全善于思考的人,所以我的计划成功了,冬日的夕阳从西角的楼尖上慢慢滑去,古楼的阴影不知不觉笼罩了打麻将的大人和嬉闹的孩子们。最后一个我就独自沐浴在冬日夕阳的余晖里,很温柔。这种时候我可以偷偷的看一眼太阳的圆,感觉自己也很神圣,仿佛浑身都散发着我佛的光辉。但闭上眼的时候我心开始沉下去,一阵风吹过,寒气钻进脖子里,猛然惊醒,这冬日的夕阳哪有让人温暖的道理……

4S店通知车修好了,拿了车就不想回去上班,靠在马路边突然心就空了,人的茫然无措总是要在自己静止的时候才会出现。车漫无目的的行驶在马路,然后鬼使神差的沿着人民南路一路向北,一路向北、向北,一条可的直线,终点鬼使神差的是新都宝光寺。

从记事开始我就是个不敬鬼神的人,孩提时传说闹鬼的屋子、林子都钻过。上次来宝光寺是两年前刚从深圳回来,超哥热情的带我来烧香许愿,唯一突出的,罗汉堂确实有577尊罗汉,难得的是塑得确实形神兼备,每尊罗汉也是独有个性,有点浮世百态、众生众相的韵味。随虔诚的人流进寺,能有记忆的是一对年轻情侣,如众多到佛寺的情侣一般,女孩虔诚的拜着,男孩一脸不屑的看着,但男孩子紧握的双拳看来,或许他才是更虔诚的那个。一个儒雅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他的助手和一个操着台湾普通话的女解说员,女人卖力的向老板介绍着各种简化版的佛文化,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但不经意间,双拳依旧是紧握着。

记得很久以前我们就讨论过拜佛这类事,我说这些虔诚的人们如此慎重下拜的时候没有人真能会求佛祖给予点什么,他们有的只是靠着这个契机狠狠的敲打自己的心,告诉自己要更加坚强无谓的去面对这迷雾重重的人生;有的则是要把内心的愧疚或是惶恐藏在这声声禅钟里罢了。所以人高僧说,佛在心中。我们不辞路遥跑到佛寺里寻找着自己内心给自己的支持和慰藉这本身就着了相了。

三座大殿,我却用了前所未有的时间走完,因为进寺门的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是父亲经常说:做事要动脑子。我就开始想我来这里是要干嘛,是想找找苦思不得其解的答案,还是求个宁静清新的心情。我开始放慢了脚步,一句句看门上、墙上、匾上、碑上的文字,有古人留的,有寺里和尚自己写的。看得懂的看,看不懂的就猜。

满怀着对这没有赐予我温暖的冬日夕阳的不满,正准备伤心时鼻子一吸,却是一股暖暖的茶香,睁眼一看,桌边的一杯清茶绿绿的冒着热气,条件反射捏捏还算厚实的呢子大衣。吞一口冒着热气的茶香,闭上眼,依旧是哗哗的麻将声和小孩子们漫无目的的欢叫,对于光芒万丈的佛像来说,那些文字才是能清心暖身的茶罢,那厚实的呢子大衣又是谁哪?我得意的笑着……

评论